焦炭期货 > 都市言情 > 踏界歌 > 第七章 天上之泉

第七章 天上之泉

    想到这,幽宇的表情已经恢复自然,他无喜无忧地开口:“弟弟,你恨我吗?”

    幽惑坦然回答道:“我已将死,没有必要隐瞒真心。被哥哥逼迫至此,我心中自然有大恨。只可惜,哥哥心中存有王道,有化王之姿,将会成为未来的幽土之主,所以,今日之事无人会追究,我们将白白喋血在此。虽有不甘,但我却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幽宇眉毛一挑,神色冷漠,脸上杀气隐现。这个弟弟,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,这是在从反面提醒自己吗?

    他非常明白,只有化作父王那样无上的王,才能让幽土之民对其完全信服。只有展现出化王之姿,才能让诸多劣迹甚至是罪行得到宽恕。

    鬼川侯和那个老道人或许并不算什么,可要是在今天将自己的弟弟逼死,即便他身为幽王的第三子,也将接受族内最为严厉的惩罚。

    他心中缺少王道,暂时还没有展现出化王之姿,所以还远远不能像他想要的那样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弟弟就是在向他暗示这些吗,难道说,自己心中缺少王道这件事,已经被幽惑知晓?

    不可能,绝无可能。他记得清清楚楚,这件事他从未对别人提起过,也不会有人胆敢向他打探这类秘密。

    见到哥哥的表情仍然阴晴不定,幽惑轻轻叹了口气:“我明白,即便我逃过今日,也终有一天会化作哥哥王座下的枯骨,葬身在那魍魉涧下,无人问津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幽宇终于释怀了。他一向极度自信,正如弟弟所说,在自己这个哥哥面前,他将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。只要自己愿意,随时都可以让他化作王座下的枯骨,完全没有必要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幽宇也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弟弟,松开那柄刀吧。你刚刚说的这些话,有些过于偏激了。你对哥哥的误解,实在是太深了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双手缔结法印,神芒在指间闪动,那柄架在幽惑脖子上的“幽戈”便顷刻间化为黑芒点点,飘散在空中,什么也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然后,他盯着弟弟的眼睛,语气温和地说道:“我的心中自然有王道,哪里需要你的什么王族之血?幽土的律令虽然向来严苛,但你我为兄弟,本为同根生,怎愿随意相残。”

    幽宇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既然有弟弟相随,我自然不信鬼川侯当真敢泄露我幽土之秘。稍等片刻,我便接引你们三人进入幽土。明日,是幽土百年一次的九幽古祭,盛大而恢弘。恰逢弟弟归来,真是喜上添喜,我一定会禀告父王,让举族上下共欢庆。”

    漫长的煎熬终于结束,幽惑总算松了一口气。强烈的虚脱感袭上心头,他双腿一软,差点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鬼川侯赶忙上前,想要扶住他,却被幽惑一手推开,他自己挣扎着,从地上爬起。

    几十个幽铠卫无声无息地散开,分成两列,让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幽宇微微躬身,礼貌地做出一个手势,请三人从中通过。

    鬼川侯与老道人对视一眼,有些犹豫,但还是硬着头皮从这队列间通过。在这期间,几十个幽铠卫纹丝不动,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见到这,这才让他们两人略微安心。

    幽惑也缓缓地站直身体,独自一人,穿过长长的幽铠卫队列,在阴风呼啸中艰难前进着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心中却已坚冷如铁。以自己的鲜血献祭,助这位哥哥立下成王的誓言?

    可笑,那不过是个拙劣的谎言而已,权宜之计,生存所迫。

    若真有那么一天,被逼上绝境,他宁愿将一身王族之血焚烧殆尽,也绝对不会送给任何人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