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炭期货 > 都市言情 > 踏界歌 > 第六十八章 生不如死

第六十八章 生不如死

    然而,就在耿忠举起长刀的一瞬间,却突然觉得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他感到,似乎有火辣辣的光芒刺痛着面颊。原来,是幽惑仅余下的一只神目,正一眨不眨地冷冷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颗瞳孔是瑰丽的碧蓝色,一道奇异而危险的光芒从中绽放。那目光如碧蓝色的魔焰般,可以烧灼对方的神魂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耿忠全身都有些发冷,持着长刀的手微微发抖。此刻,他突然想起关于幽土王族的种种传说。

    茫茫大世内,共有九类大术。而自古以来,幽族便是天下至高隐之术的代表。

    身为幽土的王族,自然有一些耸人听闻的血脉神通。

    据说,幽土的王族在刚刚出生时,便拥有某种奇异的特质,他们的躯体里只有脉搏在跳动,却感应不到心脏的痕迹。

    种种传闻表明,在幽土王族躯体的深处,存在着一则古老神隐之术。它被深深地封印着,通过血脉世世代代相传。

    这则隐之术,作用在幽土王族的心脏上,让那颗心脏被神隐法则所缠绕、包裹着。于是,心脏隐匿在一片虚无空间之中,既不能看见,也无法触及到。

    对于王族来说,这便是一种奇异的保护。就算他们的左胸被以利刃刺穿,也无法伤到心脏的一丝一毫。甚至,连身躯被绞成碎片后,那颗心脏也依然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只要血脉相传的神隐之术无法破解,心脏便藏匿在一片虚无之中,寻常的攻击根本无法影响到它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奇异的天赋神通,相当于让王族拥有了超乎想象的顽强生命力。

    而也正因为此,王族的死亡过程实在是残酷而漫长。

    王族极其难被杀死,若不能损毁心脏,那么,只有让他们身体里最后一滴血也彻底流尽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算是彻底死去了。

    而在这之前,王族都余留着足够的生命力,将进行疯狂的反扑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可怕的传闻,耿忠的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他有些后怕,若刚刚向幽惑斩下那一刀,不但无法立刻杀死对方,自己反倒有可能葬送性命。

    耿忠偷偷望了一眼山谷对面的三公子,傲然立在刑天肩头,一直冷漠地望着这边,一言不发,并没有提醒过什么。

    或许,两败俱伤,那正是对方所希望的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,耿忠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他轻轻向后退了一步,然后,缓缓将手中的长刀推回鞘里。

    这时,山谷的斜上方,苍穹边际处,灰蒙蒙的云层之间,那种莫名的光彩更加浓郁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耿忠,你又不杀我了吗?”幽惑笑道,语气中带着几分讥诮。

    耿忠瞟了眼天空,皱起眉头,然后又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他对幽惑微微一笑:“六公子,您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怎能亲手沾染您的鲜血。”

    幽惑心中暗自冷笑着,这个叛徒真是狡猾无比,竟然预感到了潜在的危机。

    原本,临死前可以拉着对方陪葬,而现在,连这个愿望也难以实现了。

    耿忠已退到几丈远处,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然后,他向周围扫视一眼,缓缓抬起手,做出了一个冷酷的手势,“六公子,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幽铠卫们整齐划一地亮出刀刃,无声无息地迅速向幽惑突袭而去!

    幽铠卫们的行动无声无息,一阵冰寒入骨的杀气透入骨髓,让幽惑觉得血液都快凝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幽惑瞪大了眼睛,下一刻,他的话语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后背处微微地有些发凉,接下来是剧烈的疼痛。那是一柄锋锐无比的刀刃,无声地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幽惑惊恐的打量着自己的躯体,雪白的刀尖,竟从肚腹前穿透而出。

    鲜血,凄艳而美丽,从前腹和后背同时喷涌而出,顷刻便浸湿了少年的衣襟。

    幽惑咬着牙,一言不发,嘴唇与白齿之间,殷红的血液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又是一柄刀刃,猛地刺了进来!

    幽惑身子一歪,闷哼了一声,那刀刃从腰间斜插了进去,深深地没入,仅露刀柄!

    粘稠的鲜血,刹那间便喷涌而出,惨烈得无法形容的剧痛袭来,剧烈刺激着幽惑的神经。

    他全身都在痉挛、颤抖着,忍不住想要大叫出声,但最终却凭借着意志力硬生生地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切还没有结束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
Copyright@2020